产品安全 健康人生

产品安全,品质第一,服务到位,客户满意

新闻中心 / 新闻中心 / 综合资讯

从四川到海南,他坚守蛋鸡业,如今已成“隐形冠军”

—–访正大康地优秀合作伙伴杨俊老板

      “我没有什么远大理想,最初进入蛋鸡养殖这个行业就是为了吃饭、谋生。温氏才是学习好榜样,嘉源还在摸索中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”这话出自海南嘉源杨俊老板。其实,自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蛋鸡业呈快速发展之势,但在优胜劣汰、适者生存的市场法则之下,能够坚持至今,并且发展壮大的蛋鸡企业,确属凤毛麟角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809355409126689623

采访杨俊老板

       1989年杨俊选择蛋鸡养殖业,正式踏上创业道路。对于初学者来说颇感困惑的蛋鸡养殖,杨俊却上手极快,拿捏自如,总能在合适的时间做出合适的决定,逐步壮大自己的事业。比如,2008年杨俊意识到蛋种鸡市场已经严重过剩,果断来到海南投资,由一家蛋种鸡企业转型商品代蛋鸡企业。仅用八年时间,养殖规模迅速扩大,如今正朝着200万羽的目标迈进,在海南蛋鸡业成为名副其实的“领头羊”。

305290260976617934

参观嘉源蛋鸡场

      可贵的是,杨俊一直保持低调、务实的风格,不被眼前的成绩迷惑,也不被外界翻天覆地的变化搅动。这么多年来,他极少接受媒体采访,也不愿意在公开场合讲话,因为“总感觉非常别扭”。他说自己就是一个农民,有一身“臭毛病”,非得谈理念、谈文化、谈理想,自己也觉得别扭。但一聊到中国蛋鸡业,他总是毫无保留地说出很多“干货”,也直言会因某些现象而心生隐忧——或许只因盼其更好。

       杨俊25岁就踏入这个蛋鸡养殖业,这份情感自然特殊,也算是一生难解的羁绊。

 

嘉源涵义
      乐山古称嘉州,公元1734年,取“城西南五里有‘至乐山’”为名,“乐山”名称才沿用至今。杨俊说,嘉,取吉祥美好的意思;源,意指源头、源泉。嘉源比较中性,他是白手起家,不走捷径,也没想要做第一、要发大财,就希望走得顺一点。同时“嘉源”谐音“家园”,希望能够为员工提供一个家,过上美好的生活。

671491471954643231

嘉源蛋鸡场

创业抉择
     1989年,杨俊25岁,从农村信用社借贷了1500元,购买了300只蛋鸡苗,经过一年的养殖,赚了5000元。初战告捷让杨俊看到了这个产业的光明前景,他决定扩大规模,准备大干一场。

随后他又贷了三万元,在1992年初建成一个有5000只蛋种鸡的养殖场,叫乐山嘉源种鸡场。所谓“初生牛犊不怕虎”,当时他喊出一个口号:“我卖出去的种鸡苗,十天以内,不管什么原因死掉,一律由我来赔偿。” 他提起一段亲身经历:那时候蛋种鸡场比较强势,卖出去的鸡苗无论什么原因死了,一律不予赔偿。他曾在1990进了1800多只鸡苗,第二天就死了800多只,一个星期后几乎“全军覆没”,去找蛋种鸡场反映,得到的解释是“没有向养殖户赔偿的先例”。痛点往往意味着市场机会,当他涉足蛋种鸡场以后,他暗下决心,把“实现双赢”作为经营的第一原则。

这个口号提出后,他说到做到,绝无二话,乐山嘉源很快打开了知名度。当然,这个口号也倒逼杨俊提高饲养技术,做好技术服务。那些年,他勤勤恳恳,学以致用,从一个门外汉,蜕变为一个拥有丰富蛋鸡养殖实战经验的经营者,在蛋鸡圈里享有很好的口碑。

延伸产业链
      1995年蛋鸡业行情低迷,很多蛋种鸡场陆续关门,但杨俊很有魄力,多方筹措资金,进行逆市操作,种鸡规模从5,000套增加到20,000套。1996年,蛋鸡业回暖,乐山嘉源大获丰收,市场份额迅速提高。随后的十年时间里,乐山嘉源发展驶入快车道。

直到2007年底,杨俊原本在乐山打算再进一批祖代蛋种鸡,但产能过剩问题逐渐暴露出来,他敏锐地意识到蛋种鸡市场即将迎来一场残酷的“洗牌”,于是当机立断,全部发展计划都喊停——即使当时设备已经全部到位。自此之后,乐山嘉源逐渐缩减规模,主动延伸产业链,重点发力商品代蛋鸡饲养,经营重心转移到海南嘉源。

在这次战略调整中,杨俊展现了极强的决断能力。2007年底他来到海南实地考察,发现海南鸡蛋消费有很大缺口,而且受地理位置及交通影响,不容易受到外省鸡蛋的市场冲击,当机立断把海南作为二次创业的起点。2008年初他在海口租了一块地,9月份动工,12月20号开始进第一批鸡。随后几年时间,他在海南陆续收购了多个蛋鸡场,如今实际存栏即将迈入100万羽,未来目标是200万-300万羽。

这个规模并非国内最大,但用“隐形冠军”来形容海南嘉源并不为过。

主动求变
      近年来杨俊把更多精力花在高效、科学运营上。他认为,未来5-10年我国商品代蛋鸡存栏3万-5万羽的养殖场将成为鸡蛋的主要提供者,而这种分区域适度规模的养殖模式将成为主流。

“嘉源目前在逐步改造原有的老场,同时多建分场,不搞单个大型场。因为单个大型场疫病防控的挑战非常大。现在新场规模设计大约在10万羽之内,规模大了淘鸡不好卖,5万羽左右更适合目前市场。”他特别指出,在养殖上更提倡各个环节相对独立,孵化、育雏、生产分开运行,并且要大力提高标准化、自动化、智能化水平。

在内部管理上,很多蛋鸡养殖企业的生产效率有待提高,人员可以进一步精简,杨俊说,“经过这些年的努力,嘉源种鸡场已经做到3500套配一个工人,蛋鸡场15,000羽配一个工人。但蛋鸡养殖业的综合型人才依然十分稀缺,对这个产业来讲,依然是一个短板。”

从市场来看,杨俊认为,海南虽然地理条件优越,但人口有限,蛋鸡存栏从2014开始进入快速扩栏阶段,现在已经接近饱和。未来5-10年,企业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三点:技术、效率和品牌,根本是进一步降低蛋鸡养殖业的成本,拓展鸡蛋销售的渠道。“这是在发达国家出现的趋势,同样会发生在中国。”

 

坚守初心

      中国蛋鸡养殖业正处于快速整合阶段,产业集中度越来越高,竞争越来越激烈。杨俊对此有十分理性的判断,“目前整个产业比较迷茫,嘉源也在摸索,温氏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榜样,但我们要发展到这个程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”

      对于产能过剩这一问题,他认为,目前只是普通鸡蛋过剩,真正高品质的鸡蛋在市场还很缺乏。“我们都在谈供给侧改革,说明还是要去产能,把低质、低效的企业淘汰,这对行业来说是一个好的态势,但是对单个企业来说,关乎生死存亡,选择对了就迎来新的机遇,选择错了可能带来危机甚至死亡。”

      他坦言自己是一个坚守本分的农民,没有什么远大的抱负,走到今天,不过是比别人更专注把鸡养好,踏踏实实地做事,安安心心地赚钱。“正常情况下,卖一个鸡蛋赚几分钱的利润,卖一斤鸡蛋3-5毛的利润,帐可以算得一清二楚。做事要经得起时间检验,挣的每一分钱都要光明正大,才能受得起别人的尊重。”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