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40.webp

       今年以来,生猪价格保持高位运行的总体态势,目前约每公斤19元,同比上涨6成左右,堪称处于当前周期的波峰。这样的价格能让养猪农民得到实惠吗?生猪加工企业又如何反应?带着这些疑问,记者来到山东生猪调出大县诸城市采访。

 

养猪农民:“平一年,亏一年,终于等到赚一年”

       “今年出栏一只生猪,利润可以达800-1000元,但对于俺们老养猪户来说,两三年的微利之后,终于赚到了钱。”一见到诸城市相州镇后曹村养殖大户郑志学,这位有27年养猪经验的老农民道出了喜悦。

       郑志学给记者算了一笔养猪账:母猪生产一头仔猪以及哺乳费用在330元左右;按当前饲料1.1元/斤计算,猪仔再长至总重约100公斤出栏,需饲料560至600斤,费用在650元左右;每头猪还需平摊水电费、土地租金约30元,人工费约40元,再算上个别猪仔死亡和母猪流产的折损。当前出栏一头100公斤的生猪,总成本1050-1100元。

       郑志学说,按照最近的生猪收购价格,一只猪出栏可以卖到1900元上下。

    “这个纯利润只是近四五年的一个高点,对于长期养猪的农民,我们算的是四五年的一个总账。”57岁的相州镇殷家岭村养猪户宋九伟说出自己心里话。

       家中还有20头母猪,200头存栏生猪的宋九伟从2002年开始和妻子一起养殖生猪,几轮猪周期经历下来,他发现养猪挣不了大钱,而在价低时像他这样坚持下来的大户一般都有一定的保底资金周转。前几年最低时每公斤生猪跌破10元,当时玉米价格还处于高位,育肥一头猪亏损四五百元,“所以今年赚个十几万元的纯利润也不算什么”。

   “赚钱了也需要谨慎一点,有节制地扩大生产,肉价好的时候也意味着下一轮‘猪周期’可能也不远了。”巨大的盈利空间没有让郑志学盲目乐观。

 

  生猪加工企业:硬着头皮微利找猪

       在养猪户终于在猪周期峰值年赚到真金白银的同时,一些生猪屠宰加工企业却是一肚子苦水。

    “我们公司没有自己养殖的生猪,今年价格高企找猪格外的难,从以往省内就可以满足加工需求到现在全国高价收购,已经是来者不拒。”华宝食品有限公司收购部经理孙夕芹说。

      生猪产量少与价格高企互为因果,同时,生猪加工企业在经历了四五年的丰利之后不得不微利甚至亏本运行。“我们现在收购价在19-20元/公斤,卖出的加工猪肉价在22元/公斤左右,这中间要扣除物流、水电、人工和设备运营费等成本,基本赚不到钱,最近一个月加工一头猪算下来还要赔100元。”孙夕芹说。

       潍坊市畜牧局畜牧科技科科长陈艳介绍,潍坊市建成市级以上生猪加工龙头企业17家,其中国家级1家、省级2家、市级的14家,这18家生猪加工企业加工能力达到700万头。

    “在‘龙头企业+农户’的模式下,企业对于养猪户的依赖性非常强,生猪价格高时就相当于把企业的利润转移到农民的口袋里,另外,一些资金链情况差的小企业很可能会在这次价格波动中被淘汰。”诸城市畜牧局副局长郑茂乾分析道。

 

专家:波峰补偿波谷 波动幅度渐小

       山东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张卫国表示,这一轮猪价上涨带有明显的恢复性和补偿性特征。下半年生猪出栏量将逐步增加,“不会出现暴涨”。

    “生猪价格上涨——母猪存栏量增加——生猪供应量增加——生猪价格下跌——大量母猪淘汰——生猪供应量减少——生猪价格上涨……”这是生猪养殖行业的周期性规律。

       此前,记者在山东临沂、菏泽、德州等地走访了多位养猪户,不少人认为,猪肉价格波动的原因是供求变化,散户“价高涌上”“价低涌下”致使“猪周期”频现。

       中投顾问金融行业研究员边晓瑜介绍,梳理最近15年的猪价变化,大致有5个“猪周期”,基本是按照3年至4年一个周期运行。从波峰来看,分别出现在2001年、2004年、2008年、2011年和今年。

       不过,随着前几年猪周期波谷加深,养猪散户加速淘汰,生猪养殖向大户集中。相州镇大古县村村民朱国军是当地的生猪养殖大户,他说,经历过几次价格波动后,养殖大户普遍表现比较理性,并没有大规模扩大生产、增加存栏量的行为。

       陈艳表示,生猪价格高位反弹的主要原因是母猪存栏量减少,导致产能不足。供需关系仍是影响终端价格的主要因素。此外,畜禽污染治理深入推进,关闭了大部分不合环保要求的养殖场。同时,由于生猪散养户具有规模化程度低、风险应对能力弱等竞争劣势,在历经近两年的市场低迷之后,大部分生猪散养户被迫退出市场。

       张卫国表示,随着市场杠杆作用的深化,近年来猪周期波动浮动已经逐渐渐小。